当前位置: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关于文学会

改革开放以来江苏省外国文学界的工作

发布时间:2014-11-30         浏览次数:

 

陈敬詠

 

    这次会议是我会成立以来的第十二次年会,也是在本世纪召开的最后一次学术会议。适逢世纪末,应该对我们过去的工作做个回顾。
    本人代表理事会致开幕词多次,这是最后一次,也理应对过去的工作做个交代。
    不论是回顾,还是交代,其目的都是为了年轻一代的同仁们在新世纪、新千年更好地工作,以开展我会工作的新局面。
    在上一次年会的开幕词里,我曾谈到"介绍、研究外国文学是个浩大的、艰难的、永不完结的工程。而我们江苏外国文学界只是我国外国文学界的一小部分,力量相当有限。可喜的是,我省外国文学工作者多年来抱着为这个工程添砖加瓦的坚定信念,锲而不舍地辛勤工作,出了不少成果和人才"。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考虑和准备,现在应该谈谈这方面的具体情况。
    目前,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会员不过三百多人,但江苏省外文学工作者就不能只是以百计,而应以千计,因为我会入会标准是讲师以上,而且除学会外,还有许多与外国文学有关的单位和组织,如:高校-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苏州大学、扬州大学等校的外国语学院、外文系和中文系的外国文学教研室以及近年来许多理工院校新建的英语或其他语种的本科专业;研究机构-南大外国文学研究所、南师大外国语言文化研究所,以及各个学样的许多研究中心,如南大的塞万提斯研究中心、加拿大文学研究中心、南师大意大利文化研究中心、加拿大文学研究中心,而建立澳大利亚文学或文化的研究中心就有南大、南师大、苏大、扬大、省教育学院、南通师院等;专业出版社-译林出版社;专业刊物-译林出版社主办的《译林》、南京大学外文所与译林出版社合办的《当代外国文学》、中国社科院外文所与译林出版社合办的《外国文学动态》;社团-江苏省翻译工作者协会、南京翻译家协会、江苏省比较文学学会、江苏省作家协会外国文学委员会,等等。
    此外,在"文革"浩劫后留下的废墟上,经过改革开放的近20年来各兄弟单位和组织的并同努力,形成了一个由高校的院、系、所,专业出版社和专业刊物,社会团体组成的教学、研究、翻译、出版等门类齐全的全省外国文学界和一个团结友好和相互协作的大好局面。作为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年会的近三年的三次会议,最后都成为由上述各组织和单位共同筹办的学术会议,并取得可喜的成果。这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 
    这一局面的形成经历了三个阶段。 
    一、1973-1978 年的五年准备阶段 1972年全国高校恢复招生。第二年(1973.2)遭到"文革"严重破坏的南京大学欧美文化研究室开始了重建。当年中国图书进出囗公司恢复订购外文图书和报刊的工作,为处于封闭状态下的涉外研究机构重新打开了对外窗口。翌年,南大欧美文化研究室就创办了内部不定期刊物《外国文学资料》(1974一1979年,共出刊16期)。
欧美文化研究室不仅开辟了与国内院所的联系、交流的途径,而且以积极参与省作家协会举办的作家创作读书班、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等活动,为刚从下放、劳改场所返回的以高晓声、陆文夫、梅汝凯、顾尔镡等人为代表的中老年作家和以赵本夫、周梅森、黄蓓佳、储福金等人为代表的新起之秀提供了外国文学的信息与动态,彼此之闻建立起密切的联系与珍贵的友谊,并使省作协各届领导在整个改革开放时期始终关心和支持省外国文学界的工作。 
    二、1978一1988年的十年 初创阶段 1978年,开放的春风打破了"文革"的封闭与禁锢,是年11月在广州召开了"全国外国文学研究工作规划会议",并成立了全国外国文学工作者的组织-中国外国文学学会。这次会议动员、组织了全国外国文学工作者的队伍,明确了研究方向和重点,揭开了我国外国文学界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两年后(1980.11)召开了外国文学学会的第一次年会(成都),再过两年(1982.10)又召开了外国文学学会理事会扩大会议(西安), 特别是1983年1月(离上次会议不到三个月)在桂林召开的"全国文学、艺木学科规划?quot;制定了规划,分配了任务,提供了经费,给我们地方的单位和组织以极大的鼓舞与支持。
    正是在全国的大好形势下,我们江苏外国文学界迎来了创业的新局面。首先是南京大学欧美文化研究室经教育部批准扩建成南京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1979.9),并创办了季刊《当代外国文学》(1980年至今出版了82期)。1979年外国文学季刊《译林》问世(后改为双月刊,至今出版了92期,过两天93期就要出版了)。
1980年4月江苏省作协第二次代表大会,考虑到建立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的条件尚不具备,决定组建省作协外国文学委员会,暂时代行外国文学学会的职能,团结全省外国文学工作者,开展工作。当年10月成立时,老一代外国文学工作者:己帮的范存忠、陈嘉、赵 瑞蕻等先生以及现尚康健而且还继续笔耕的张威廉、杨苡、许汝祉等先生都给予关往和支持,并出席了成立大会。外委会成立至今整整20年,每次外委会组织的活动以及外国文学学会成立后共同组织的活动,省作协都从经济上给予大力支持。
    这样,我们从1978-1988年主办了两次全省性活动:外委会第二次全会暨学术讨论会(1981.11,苏州)、暑期欧美小说艺术讲习班(1984.7,苏州);与社科院外文所《外国文学评论》合办了"20世纪外国文学走向"学术讨论会(1987.11,南京);协助社科院外文所筹办了四次大型学术活动:"全国西班牙拉丁美洲文学讨论会"并成立了中国西拉美文学研究会(1979.10,南京)、"全国苏联当代文学第三次讨论会"(1982.4,苏州)、"全国法国文学讨论会"并成立了中国示国文学研究会(1982.6,无锡)、中国外国文学学会第三次年会(1987.11,南京)。
    三、1988-1999年的十年发展阶段 80年代后半期江苏省社联开始对省外国文学界给予关注,相继成立了一系列群众团体,江苏省翻译工作者协会(1985.6)、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1988.12.)、南京青年翻译家协会(1988.8,后改名为南京翻译家协会)、江苏省比较文学学会(1985.12)等。这些社团都开展了一系列活动,仅以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和作协外委会为例,1988年学会成立至今每年至少举办一次(不包括作协外委会单独举办的作协外国文学片会员的活动)全省性的、或合办协办的全国性的学木活动,其中全国性的活动
有:"文学的传统与创新"学术讨论会(1990.l1南京,与《外国文学评论》合办)、"20世纪外国文学:主题、语言、风格"学术讨论会(1991.10,扬州,与《外国文学评论》合办)、中国外国文学学会第四次年会(1991.10,扬州)、全国办联文学研讨会(1994.6,无锡)、"时代与社会"学术讨论会(1997.1苏州,与社科院外文所合办)。
    综观20年来的研究可以简单地归纳为两"大"、两"多"的特色。
    两"大"就是研究领域的不断扩大和研究队伍的不断壮大。改革开放以前,我们主要是从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这一视角来研讨外国文学的发展与社会历史现实之间的关系。研究对象只限于欧美几个主要国家的文学。改革开放以来,对外交流的增多,国外各种文学作品和文学理论的涌入,为研究捉供了较为广阔的空间。我们的视角扩大了:既继续探讨文学的发展与社会历史现实之间关系的问题,又注重对艺术形式的探讨;既继续研究古典文学,又注重当代外国文学的发展,把现代主义、后现代主又等各种过去我们较少或根本 
不去研究的对象,纳入研究视野。而且不断深化研究层次,从哲学、 语言学、心理学、人类学等多方面来观照文学现象。同时,随着研究领域的扩大,研究所涉及的国家也增多了,除了俄、英、美、法、德、西班牙外,还有加、澳、意、挪威、日本、韩国、印度、以色列等国家。至于研究队伍,改革开放以前,主要集中在南大、南师大和一些师院等少数几所高校,人数不过数十人,而且主要是中老年学者。改革开放以后,队伍有了很大发展,人数翻了好几翻,尤其是青年学者快速增加,仅就省学会300多名会员来说,45岁以下的中青年学者已超过2/3。随着教育事业的迅猛发展,研究队伍的学历层次已有了明显的提高,职称结构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研究力量分布面也不断扩大,除了南京、苏州、扬州、徐州筹城市外,镇江、无锡、常州、盐城、淮阴、连云港、南通等地的外国文学的研究、教学和翻译队伍也具有了一定的规模。
    两"多"就是研究成果的增多和学术观点的多元化。解放后的20多年问,我省外国文学方面的学术论文数量有限,学术专著更是屈指可数。改革开放后的20多年,学术成果成倍增长,其中不少专著和论文获得了省部级奖励。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成立以来,坚持每两三年在每年召开的学术会议的成果基础上选编出版论文集-《域外文学论丛》,至今己出版了五辑。改革开放迎来了研究工作的春天,更加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学术会议上与会者心情舒畅,各抒己见,即使意见并不一致,甚至相反,但大家多能表现出良好的包容性。平等对待,尊重他人的风气既出现在老一代研究者与青年一代研究者之间,也出现在同辈研究者之间,学术观点的多元化成为研究工作朝着良好方向发展的重要保证。各位代表,这次会上将进行每四年一次的换届改选,将成立江苏省外国文学学会第四届理事会。这次换届改选将充分体现出新老交替的精神,选出一个更具活力的领导班子。预祝即将产生的新一届理事会在迎接新世纪、开创新局面中取得良好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