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科学研究学术活动 - 正文

“文化符号与亚洲共同体”研究项目系列讲座第十一讲—— 符号学文化研究与“标出性”

发布时间:2020-05-25         浏览次数:

 “文化符号与亚洲共同体”研究项目系列讲座第十一讲

—— 符号学文化研究与“标出性”

2020年5月21日,由外国语学院副院长王永祥教授主持的“文化符号与亚洲共同体”研究项目系列讲座第十一讲在线上顺利召开。讲座于19:00在QQ群举行。讲座由王永祥教授主持,四川大学的赵毅衡教授主讲,赵教授进行了题为符号学文化研究与‘标出性’”的精彩演讲。QQ群中400多名南师大外院教师、硕博研究生和本科生准时上线,一起聆听了这场精彩的讲座。

赵毅衡教授是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攻形式论,意义理论,符号学和叙述学。赵教授任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所长,长期执教于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并主编双语半年刊《符号与传媒》。曾获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优秀成果奖、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优秀研究奖、《中央日报》微型小说奖、《创世纪》四十年诗歌奖等。赵教授著作等身,主要著作有:《文学符号学》(1990,《苦恼的叙述者》1991,《The Uneasy Narrator1995,《Towards a Modern Zen Theatre2001,《符号学:原理与推演》2011,《广义叙述学》2013,《哲学符号学:意义世界的形成》2017)等

 

赵毅衡教授的讲座共分为八个部分:中项偏边、名标出与实标出、标出性与风格、文化标出性不稳定、标出性的文化权力关系、标出的诱惑、艺术作为“双标出体裁”、艺术与革命。首先,赵教授通过“左撇子”,汉语中的清浊声母等例子向大家解释了标出性的概念并阐述了文化标出性与语言标出性的区别。接着,赵教授通过一组照片引出“应该让谁打扮?应该谁往身上多加符号?”这个问题。在前文明社会中,男性是标出的,正如高等动物界(鸟类、兽类)也是雄性标出,而到了文明社会,女性开始取代男性标出,开始用各种妆饰给自己身上加风格标记。然后,赵教授向大家介绍了文化研究中的标出性,即中项偏边。在文化研究中,符号组合的长度不是标出性的必然条件,中项借非标出项替代自身的意义价值。接着,赵教授借由《水经注》和《周易》的经典名句和命名标出阐述了标出的名与实问题。再次,赵教授谈论了标出性与风格问题以及文化标出性的不稳定性。比起语言学,文化的标出性变动较多,这是文化演变的符号学特点。然后,赵教授向大家展示了标出性的文化权力关系以及标出的诱惑。社会中项,即大多数人,认同正项以维护正常秩序。中项对于边缘化的标出项被抑制的欲望,促使他们通过艺术而与标出项“曲线认同”。最后,赵教授论述了艺术作为“双标出体裁”和艺术与革命对标出性的影响。革命能够翻转标出性,而艺术更加倾向于保留标出性。

 

讲座结束,王教授对讲座内容进行了精彩总结。通过此次讲座,老师和同学们收获颇丰。文化中存在着大量风格性元素,但社会主流总觉得自己是正常的,异文化是标出的,非正常的,这些异文化也因此被边缘化。        (程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