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科学研究学术活动 - 正文

“文化符号与亚洲共同体”研究项目系列讲座第九讲——巴赫金与施佩特:符号学视角

发布时间:2020-05-17         浏览次数:

“文化符号与亚洲共同体”研究项目系列讲座第九讲

——巴赫金与施佩特:符号学视角

2020514日,由外国语学院副院长王永祥教授主持的“文化符号与亚洲共同体”研究项目系列讲座第九讲在线上顺利召开。讲座于19:00在腾讯会议上正式展开。讲座由王永祥教授主持,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萧净宇教授主讲,萧教授进行了题为“巴赫金与施佩特:符号学视角”的精彩演讲。会议群中400多名南师大外院青年教师、硕博研究生和本科生准时上线,一起聆听了这场精彩的讲座。

萧净宇教授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西方语言文化学院俄语系教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和中山大学实践哲学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巴赫金研究会常务理事、教育部人文社科评审专家。主持多项国家级以及省部级社科项目。发表译著和期刊论文达60多篇。萧教授的研究方向主要是巴赫金学、俄罗斯语言哲学、俄罗斯作品的文化学-哲学研究。

  

萧教授的讲座主要从五个部分展开:巴赫金主要符号观、施佩特主要符号观、两人符号观的比较、两人符号观的关系、两人符号观的意义。首先,萧教授分别向听众介绍了巴赫金和施佩特的研究生涯。巴赫金是20世纪世界著名的思想家、符号学家、哲学家。而施佩特则是位在学术上可以媲美巴赫金的世界级学者。萧教授将二者符号观做了比较。从“符号”的界定、符号与“物”、符号与“意义”以及“符号学中人”四个方面进行讨论。作为符号学家,两人在学术上有很多相似相通的观点。二者都认为话语是一种符号、符号具有物质性、人是符号学过程中的重要因素。不同点在于,施佩特的符号学倾向于说明和诠释,而巴赫金是超语言学角度,巴赫金区分“意义”和“涵义”。“意义”是固定的,而“涵义”是有语境的,涵义”更具有潜能。最后,萧教授总结了二者符号观的关系和意义。施佩特对巴赫金产生了重要影响,而巴赫金也完成了对施佩特的超越。二者都立足在社会学和哲学角度考察符号,两人的符号学成就对以尤里·洛特曼为代表的的莫斯科-塔尔图学派产生了直接影响。

 

  

讲座结束,王老师对讲座进行了总结。师生们受益匪浅,对施佩特和巴赫金的符号学观有了一定的了解。目前来看,巴赫金的研究较多,而施佩特的研究相对较少,因此,仍然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魏雅晴)